眼见赵西枫身形不停,缓步前行,曹熙云微微一笑,将手指放在唇上,对众人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走上前去,轻轻拉着赵西枫的左臂,将其带回锅边,按压其肩膀使其坐下。

    “大家尽量轻声些,小赵神定了。”曹熙云嘴角带笑,对众人点了点头。

    众人皆惊诧异常。

    神定是一种奇妙的状态,修行者长时间沉浸在元灵感悟当中是,就会进入所谓神定。

    至于众人讶异的原因有二,一是这种状态通常只会出现在大修行者身上,理由也很简单,年轻修士往往心念驳杂,虽然跳脱灵动,却也缺乏长久专注的能力,少数几个能在少年神定的人,后来都成了天下文明的高手,最近一个举世皆知的天才人物,正是姑察寺少年灵僧,人称小弥勒,听闻其七岁那年第一次初感,就神定了七天七夜,睁眼之后,已然照体。

    二是为了安全起见,大修行者在神定前会选择闭关,因为一旦进入这种状态,除了识海中如风暴运转的神念,其他所有对外界的感知都降到了最低,即使生命受到威胁,也不一定能从神定状态下脱身,如果此时遇到仇家上门,简直如同幼儿抱赤金行与闹市,危险到了极点。

    但对于赵西枫来说,他是在无意识间进入神定,事先并未有此打算,索性身边都是可信之人,又有曹熙云在身旁互道,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董二胖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这家伙,就是爱出风头。”

    话虽如此,但董二胖看着低头沉思的赵西枫,严重还是有六分的羡艳与四分的欣慰,谁都知道这次入京之后,赵西枫救父将会面临多大的阻力。

    于是,围坐在汤锅旁的众人,包括钟璃在内,都默默吃饭,一语不发,生怕破坏赵西枫这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机缘。

    当然,对于这一切,赵西枫是毫无意识的,只是麻木的接过曹熙云递到手中的筷子,手捧小碗,有一下没一下的从锅里捞肉。

    半晌之后,顾清源轻声笑了笑,小声对身边孙文贞说道:“西枫虽然神识在悟剑,但也还是知晓你这肉汤的美味。”

    几人愕然抬头,只见赵西枫在不声不响间落筷如风,不知不觉间已将大半肉片捞入自家碗中,囫囵吞下,现在锅中剩下的都是野菜,只有最后一片可怜的腌肉还飘在其中,万绿丛中一点红,十分显眼。

    孙文贞见状一笑,笑说:“他最近悟剑辛苦,多吃一点也是应该的,明天我多放些肉,反正马上到盛京了,这些存货吃完了也不心疼。”

    这下董二胖不干了,枯燥拉车苦修一天之后,他唯一期待的就是这顿晚饭,谁知还没吃上几口,就只剩了野菜汤底,凭什么啊!于是他伸出筷子,夹向最后一片腌肉,而就在此时,赵西枫的筷子也同时到了。

    两双筷子同时夹在腌肉两端,谁也不肯松手,僵持在半空。

    董二胖轻哼一声,用上了龟趺功中的定字法决,手中木筷仿佛两颗比邻的老松,那腌肉也立刻坚硬如铁,任赵西枫如何用力也不能撼动半分。

    神定中的赵西枫眉头一皱,轻轻“嗯”了一声,轻轻收手。

    然而,还没等董二胖得意,赵西枫的筷子在微微后退之后,又缓缓颤抖着重新点了过来。

    看着赵西枫抖动的双手,董二胖如临大敌,筷子上于腌肉片上泛起一阵淡淡金光,金光向上蔓延,直到覆盖了二胖的整条右臂,如佛家寺庙中佛陀的金身法相,庄严而坚不可摧。

    赵西枫的筷子依旧缓慢而颤抖着慢慢向前,只是这一次目标不再是腌肉,而是董二胖手中那稳如老松的筷子,像一个初次偷盗的蠢贼,战战兢兢摸进了僧侣寺庙。

    颤抖的筷尖以极快的频率,不停点击在淡金色的光芒中,锅里发出一种金属震颤的鸣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像夜晚寒寺孤钟之后的余韵。

    董二胖迎着火光的脸上,逐渐泛出一阵青红之色,觉得手中筷子上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初感,仿佛赵西枫手中的那丝奇异的颤抖沿着木筷渐渐传到了自己虎口,带起一阵电流般的麻痒,让他禁不住想要松手,原本老松般稳定的筷子,忽然就变成两条巨蟒,扭来扭去,就想脱离他的掌控,腌肉片也开始大幅晃动,汤汁飞溅,眼看就要重新落入锅中。

    深知这样下去必败无疑,董二胖顾不得其他,狠狠一咬牙,右手猛然下压,霸下体决全力施展,定字诀与镇字诀一同使出,将肉片压回锅里,按在汤中!

    这下,二胖的手臂终于不再颤抖,任凭赵西枫的如何点击,凭自不动如山!

    与此同时,孙文贞眼见董二胖身上金光大盛,心中暗叫不好,这普通铁锅哪能经受的了两个合意期修士的元灵,于是赶忙双手上前,拖住滚烫的锅底,一阵阵中正平和的元气输出其中,维持铁锅不炸。

    董二胖眼见赵西枫无计可施,嘿嘿一笑,将打脸凑近铁锅,准备将肉片放入口中,谁知异变再起!那原本平静的锅中凭空生出一个飞速旋转的漩涡,将董二胖带的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入锅中!

    抬头一看,顾清源一双筷子轻轻点在铁锅边缘,冲二胖促狭一笑,说道:“你们都吃了那么多了,不如最后一口让给我?”

    “做梦!”董二胖咬牙低叱,金光再次升腾而起!

    顾清源悠然一笑,旋转的汤汁向上一卷,化身一条细细的水龙,顺着董二胖的筷子向上游走缠绕,将那腌肉缠成一团,向外一阵猛拔!

    “清源,你要跟小爷比力气?”董二胖嘿嘿一笑问道。

    顾清源也同样笑着反问:“怕了不成?”

    于是,双方不再说话,各自运足功力,水龙与金箸同时威势一剩,孙文贞无奈,只好也将功力催到极致,立保铁锅无损,毕竟,接下来几天还要靠这家伙吃饭呢!

    就在三人拉扯不定之时,赵西枫将筷子收回眼前,凝视筷尖许久只有,随手向前一滑,招式平平无奇,速度也并不太快,仿佛只是甩去筷子上的汁水,看不出任何玄机,然而钟璃与曹熙云却同时抬头,一个轻轻点头,一个满脸欣慰。

    水龙腰斩。

    金箸断裂。

    铁锅穿底。

    一片腌肉入雪花般飘落在泥土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