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桑子明来到前院,专门听白飞儿弹琴。

    “白姑娘,我已经进阶金丹了,感觉脑海中的封印似乎减弱了不少,所以想求你多弹几首曲子。每天听两个时辰的仙音,不知道是否可行?”

    白飞儿苦笑道:“如果连续弹奏,将会比较吃力,若是每弹一首曲子,停下来歇歇,那就轻松很多了。”

    桑子明沉吟道:“我虽然不太懂仙音门修炼的方式,但我是灵医,可以推断得出,如果你连续不断的演奏,每一次都耗竭全身的灵力,将会让你修炼的速度大大加快,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白飞儿心里相信了,脸上却流露出矜持的样子。

    桑子明笑道:“你放心,桑宅之中很安全,即便耗竭了灵力,也没有人会伤害你。”

    白飞儿莞尔一笑,道:“我知道,桑先生是好人。”

    桑子明又道:“我去炼制一些‘大还丹’。等你耗竭神识和灵力之后,赶紧服下丹药,将会更好的发挥药力。”

    “多谢桑先生。”

    从这天开始,桑子明每天过来,听两个时辰的仙音,脑海中的封印,一点点溶解。

    与此同时,白飞儿的功力开始突飞猛进。因此,她也很开心,只要还有一分力气,都不想停下来。

    这天,演奏完了之后,她提起“炎炎”的事。

    “桑先生,炎炎这孩子,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如此神奇?”

    桑子明微微摇头,道:“说不得。如果说破了,或许将来,会给你带来灾难。”

    白飞儿为之一惊,道:“既然如此,那我不敢问了。另外有一件事,我的母亲和外婆,想要见阿莺,她们请人炼制了一件‘避雷金钟’,已经托人送过来了。”

    桑子明笑道:“这是好事啊。只要阿莺小心一些,不要在雷雨天出门,就没有太大的妨碍。”

    “那我过几天就将她送走了。”

    “嗯,我忽然有些好奇,阿莺的父亲是什么人?”

    “他……”白飞儿有些犹豫,收了声音,神识传过来:“他是八十年前的状元朱国弼,早年乃是南都有名的才子,在秦淮河畔结识了我姐白梅儿。

    后来他考中状元之后,在吏部做官,出了岔子,一度被打入天牢,是我姐花重金将他赎买出来,而且不嫌弃他的身份,与他成了亲。

    谁知道他狼心狗肺,机缘凑巧,结识了某位国公,因此有了复出的机会。

    他刚刚当了官,便说我姐乃是歌姬,压根儿配不上他,所以要休妻再娶。

    那时我姐有孕在身,苦闷哀伤上路,从京师返回南都,身遭不测而死……”

    桑子明微微皱眉,心中感到郁闷,传音问道:“此人还活着吗?”

    白飞儿面现怒色,答道:“当然还活着。他已经是礼部左侍郎了!”

    桑子明轻哼道:“又是一位儒门弟子!怎么这么多忘恩负义的人啊!”

    白飞儿凝视着他,轻声道:“桑先生,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这年头,像你这样的好人可不多了。”

    桑子明笑道:“白姑娘,你不要多想,我之行事,皆出于本心。”

    “何谓本心?”

    “家师曾言:道塞宇宙,非有所隐遁。在天曰阴阳,在地曰柔刚,在人曰仁义。此理充塞宇宙,天地鬼神且不能违,况于人乎?万物森然于方寸之间,满心而发,充塞宇宙,无非此理。

    又说‘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天之所以与我者,即此心也。人皆有是心,心皆具是理,心即理也。’”

    白飞儿听得头晕脑胀,哭笑不得,说道:“桑先生,你能不能说白话?我学问不够,听不懂。”

    桑子明微微一笑,道:“简单的说,你想这世界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你用诚意来对待人,才能换回别人诚意;你用一颗诚心对待天,天道也以诚心对待你。你觉得这世界充满了邪恶,那你将会碰到很多恶人,遇见很多龌龊事。你那真心交朋友,才会用有真正的朋友。”

    白飞儿微微点头,道:“我似乎明白了。桑先生,您是想做圣人啊!我听说,圣人可不好当。有时候,你拿真人待人,人家会背后捅刀子。”

    桑子明道:“我没想当圣人,只想以诚待人。只要自身实力强悍,便不怕人家捅刀子了。”

    白飞儿笑了笑,道:“算了,不说这个。桑先生,您老实说,听我弹琴,到底有没有效果?”

    桑子明道:“当然有效果,但是封印我髓海的那人太厉害了,所以一时半会儿还解不开,总觉得还差了一些。或许要等白姑娘你进阶元婴才行。”

    白飞儿忽然道:“要不,我请外婆过来一趟,她的功力胜我百倍,你看如何?”

    桑子明心里一跳,面露喜色,道:“如果老人家愿意来,那当然更好了!”

    白飞儿微笑道:“她应该会来的。桑先生请稍等几天,待我将消息传回去再说。”

    结果仅仅过了半个月,桑宅门口就来了一位老妪。

    说是老妪,其实看外表只有五六十岁,头发花白,风韵犹存,衣着朴素,却有一种雍容华贵、仪态万方的感觉。

    桑子明得到白飞儿的通知,赶紧请老妪进来,躬身施礼:“拜见前辈。劳您大驾,不远万里来此,小子失礼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对方功力非凡,已经是步虚后期了。

    老妪微微一笑,道:“见过桑家小郎,老身白逸云,代表仙音门,过来说一声谢谢。”

    桑子明赶紧说道:“前辈您太客气了。小子有求于仙音门,所以请您来此,只为了听一听仙曲。若能解开我脑海中的封印,情愿将祖父收集的全本《仙音谱》,献给前辈一观。”

    老妪笑道:“多谢小郎,这是我们仙音门难得的机缘,老身愿倾力相助,帮你解开封印!只是老身也有些担心,怕万一伤了你怎么办?你要知道,我如果放开了弹琴,即便是普通的步虚真君,也难以承受得住。”

    桑子明笑道:“前辈,那咱就慢慢来,仙音从低到高,逐渐加强如何?如果我要是受不了,就赶紧举手,我一举手,您赶紧停下来。”

    “如此甚好,小郎当心。”

    桑子明将杨嫂请了出去,让阿莺进入内宅,同时调节仙斋的法阵,降低仙音的穿透力,不让仙音透入内宅,也不让仙音传到外面去。

    他还想让“炎炎”退到内宅去,然而却被“炎炎”拒绝了。

    老妪瞄了那孩子一眼,心里觉得诧异,但还是拿出了一件三阶的灵宝瑶琴,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始演奏。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