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宋清晚一个人乘坐高铁,之后倒了大巴车。她把自己浑身上下都包的严严实实,估计同行的乘客都以为她是有什么传染病吧?除了狐疑地上下打量她,也算一路无事。

    六个小时的旅途结束,宋清晚从村口处停着的大巴车上下来,看到了前来接她的李妈妈。在冬日的午后,太阳光打在方格子围巾和她眼角的细纹上,照耀着满脸的慈爱。

    李妈妈见宋清晚拖着大行李箱,肩上还挎个小行李包,也不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拿过来的,连忙走上前给予拥抱。宋清晚将口罩摘下,终于可以呼吸顺畅,李妈妈拍着她的背,“累坏了吧,已经给你做好一锅的白煮鸡,特意从李婶子那抓的小雏鸡,肯定比上次做的还好吃。”

    宋清晚靠在李妈妈的肩膀上,不自觉就落下泪来,其实她是觉得太温暖的,为什么会让她这么想哭呢?

    连忙将口罩戴上,任由无声的泪水在墨镜下口罩里恣意流淌。

    李秋珍所住的村落完全是现代化的乡村建设。村口处有个小操场,锻炼身体的器材基础设施齐全,脚下踩得是水泥路,道旁的路灯高大挺拔,晚上特别明亮。三三两两的瓦房、二层小楼颜色饱满鲜艳,排排林立。

    宋清晚跟着李秋珍进入其中一栋特别显眼的二层小楼,也不能叫二层小楼,从大门的雕栏到别致的庭院,俨然可以媲美别墅。

    宋清晚隔着雾蒙蒙的视线,再加上黑乎乎的墨镜遮挡,还是被李阿姨住的地方惊讶到了,和她预想中的乡村小院显然差距太大。把墨镜和口罩摘掉走进屋内,更是温馨娴雅的家居摆设。

    宋清晚有点费解地张口夸赞:“李妈妈,你住的地方这么好呢?”微微泛红的水眸加上哭过后的鼻音,李秋珍听到后笑了出来,领她到沙发坐下,“哭了一路,这会儿看我这大房子就好了,是不是惦记着我这点家产呢?”李妈妈开玩笑地说。

    宋清晚嘴角也不自觉向上,“您别胡说,我不要您的家产,您是不是就能永远都在?”这句话问出口后,她又情不自已地湿了眼底。

    李秋珍连忙将她抱在怀里,也跟着眼眶发酸,“晚晚,你要相信爱着你的人,无论他人在哪里身处于哪个世界,只要你想念他,他就在你身边。”

    宋清晚眼泪越落越急,到后来失声大哭,久积的郁疾终于找到良方,就是妈妈的胸口,温暖的港湾依靠。

    宋清晚窝在李秋珍的怀中哭了很久很久,泣不成声地说着:“我想……妈妈,想……彭叔,想皓……宇哥,还想那个……混蛋……呜呜呜……

    她要和我离婚,说腻了,李妈妈你信不信?

    我是不信,可是他竟然当着我的面还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说那么难听的话,太过分了……

    还说我不能以妻子的身份自居管他的私生活,然后就搂着别的女人……呜呜呜……混蛋……骗我……还说我是他的七色光……就是个骗子……

    李妈妈……我不要原谅他……不管有什么苦衷,我都不……他一点儿都不知道我为了爱他付出多少努力……骗子……混蛋……”

    就这样不知骂了多久哭了多久,宋清晚一夜未眠加上舟车劳顿,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许是心中的苦水倒了个干净,宋清晚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再醒来已是次日凌晨。摸着瘪呼呼地肚子,她是被饿醒的。不然应该还能睡。她就是这个心理素质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从来不失眠,有时候她也会睡前胡思乱想,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当然,某些时候除外。凡事总有例外,总有意外。

    比如她现在推开房门发现自己睡得房间是在楼上,可她怎么对自己怎么上来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此刻这件事情一点儿都不重要。

    宋清晚穿着已经被她睡皱的贴身衬衣,在凌晨2点钟,她轻手轻脚地下楼找东西吃。

    一层的厨房有光,她刚想叫李妈妈,李妈妈的声音就从厨房飘出来,很轻的责怪语气,“你说说你,到底在想什么?既然来了,就过完除夕再走不行,你到底和晚晚怎么了?”

    “李妈妈,我们俩的事,您就别跟着操心。”好听的磁性嗓音,在寂静的夜晚里宛如动听的琴弦,轻缓地拨动,低沉幽远,与此同时透着无奈。

    “你倒是让我省心?我就没处操心了。我什么时候管过你的事情,可是,子风,你新闻上的那些报导,我都不信,你觉得晚晚会信吗?你们一路走来多不容易,如今都已经结婚了,你又何必有什么事非得自己一个人扛着。”

    空气中一片安静,只有开水煮沸的声音“咕嘟咕嘟”地作响。

    良久……

    “李妈妈,白皓宇永远是她的心病,她必须得治好才行。如今她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挺好的,我们之间还是太难,这次是我彻底放手,本来就是我硬要把她拽到我的生活,是我太自私。”年子风接过李妈妈递给他的面条,上面还有他爱吃的白煮鸡肉,不自觉地被热气腾腾的大碗面熏得眼中雾气氤氲。

    他嘴角向上扬起,笑着说:“您知道我母亲那个人吧!傅家独女,名门之后,听说当年要不是她嫁给了年立军,年氏地产就栽到年立军手里了。

    细算起来,我现在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给的,生命,家产,从小的富贵,吃的穿的,受的教育,我的一切都是受她所赐,她是我的母亲,我能把她怎么样呢?

    她竟然能让我聘请的保镖把走秀的鞋跟弄断,你说她多厉害!

    不过我是她儿子,也不赖。

    其实我当时是知道的,但我自私地没有告诉她,我眼睁睁地看她在舞台上摔倒,然后不能再离开。

    结果,一条鲜活的人命却永远地离开了,我成了和她一样不择手段的人。白皓宇可能黄泉之下也看不得我们好……”

    接下来的对话宋清晚已然听不下去,肚子瞬间不再饥肠辘辘,特别饱。她像个幽灵一样地回到房间躺到被窝里,继续入眠。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