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得不说,石叽石林的事情,苏昂也抱着一丁点希望。

    辛夫同门操戈,和庞涓一样,已经算不上鬼谷一门的弟子。

    他又拜师太多,可以说是十二朝大家都疼爱的入室弟子,但也是一个人分成零落的无数瓣,接纳不了任何一位恩师的衣钵。

    所以说,副帅荷就是恩师鬼谷子在这片天地间留下的唯一传人,他不能不管。

    “没错,我是追不上壶飞丹,但心里也留着一点希冀。”

    “我不可能去西楚,太子炙不会放掉抓住大王清小师弟的机会,只能靠壶飞丹。”

    “这种感觉,我不太喜欢。”

    苏昂在心里怒斥自己的弱小,这时候也发现了,他甚至没有全心全力的出手过。

    同袍们围绕在他的身边,人多力量大,能解决的麻烦都给他解决了。

    不能解决的麻烦也有大王清或者两位尚师压制,没人能逼他全力出手。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实力!

    苏昂抬头看前方的千里狼枫。

    一缕阳光,如水,清澈小径旁的枫林,这应该极尽优美之能事的景色,却宛如早空的红霞好像带了血,看不到尽头的枫林一片猩红。

    枫林里传来无数的狼啸声,狼啸里有戾气。

    “苏大人莫怪,飞翼实在,真的没时间远迎呐。”

    枫林里传来有些轻佻的笑声:“不过飞翼略备了薄酒,还请苏大人赏脸才是,飞翼和前两观的废物不同,比较直接,什么顿悟、观想一概不管,只需要您吃顿飞翼准备的美食。”

    闻言,苏昂低低的笑了。

    宴无好宴啊。

    他看着前方的一片殷红好像没有界限的红林,自语道:“好景色!”

    “可惜赤枫千里,不如三尺红绫……”

    *********

    千里狼枫,不是说枫林有千里那么巨大的范围,而是说进入里面就是无边无际,根本没办法轻易的走出来。

    苏昂带人走进枫林,踩过满地红色和黄色的枫叶,周围的枫树后不断有眼神幽绿的饿狼走出,却不攻击他们,而是排成了两行队列,给他们指引了方向。

    没过多久,苏昂就看见几颗巨大的枫树倒在地上,飞翼坐在树桩子前。

    满是年轮的树桩上,摆放着几样东西。

    一坛美酒、一罐红烧肉、两双筷箸,还有一个香炉。

    香炉袅袅的冒出烟气,带着让人头脑一清的幽香……

    飞翼大咧咧的坐着,唱个大喏道:“请。”

    苏昂落座。

    苏昂拿起筷箸,去夹罐子里的香肉,哪知道飞翼同样夹来筷子,狠狠的夹住了苏昂的手。

    “素闻苏大人虽然是个文杰,却有一手好剑法,飞翼不才,只要您能半口肉,哪怕嘴角沾一丁点油腥,飞翼就愿意在您麾下效力!”

    飞翼吊儿郎当的表情有点严肃了:“飞翼乃是游侠儿,剑法胜我,便可!”

    苏昂笑道:“南宫大客和青盐也是这样说的,但本官没剩下多少耐心。”

    “胜我,杀我也可!”

    飞翼仰天长啸一声,无数的狼啸就随着连接起来,好像要贯穿冲破九霄。

    高空也响起呼啸声,数百人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全是奇门郡的大王门客。

    飞翼再次笑道:“我邀请这些东西观战,就是要一个公平公正,苏大人,飞翼公正对战,不耍任何的阴谋手段!”

    “是吗?”

    苏昂笑得意味深长。

    他已经有两千多斤的力气,不用才气,筷箸猛然倒翻,带上充满杀气的白龙剑意。

    飞翼同样翻动快桌,幻化出无数的虚影,把空气都给点破。

    “好!”

    有人大笑出声:“飞翼的千手幻剑威力无匹,不止精巧,而且霸道!”

    “苏大人的剑法也不错,带上剑意了,比飞翼这个游侠儿还高了一层,但他到底不是任侠,剑法不够纯熟,要慢上一拍!”

    “啪!”

    只听一声脆响,苏昂的筷子夹了个空,冒油的肉被飞翼抢了过去。

    飞翼打量肥肉,悠然自得的道:“飞翼用的力量和您相仿,也没使用妖息,苏大人,这第一轮是飞翼赢了。”

    “您是大王的小师弟,您位高权重,自然有更多的机会。”

    他用筷子指了指盛放烧肉的陶罐,里面满当当的都是烧肉:“狼肉,肉质硬且有血腥气,不是好东西。但这时千里狼枫林里唯一的肉食,飞翼只能尽力不让您沾染这腥臊的粗肉了。”

    说着,飞翼把筷子夹着的香肉扔地上,狠狠的踩上一脚。

    这是踩苏昂的脸面,苏昂却不以为然,再次夹住了一块香肉。

    “啪!”

    第二块,飞翼还是扔掉。

    “啪!”

    第三块,一样扔掉。

    “啪啪啪!”

    接连又是好几块。

    要是吃掉也就算了,夺了苏昂筷子上的肉,却扔掉,很嚣张和狂傲。

    飞翼一边张狂自得,一边冷眼看苏昂和百里戈、风不二等人的脸色,但他失望了,他只看见一片笑吟吟的眼神,他好像一个小丑!

    就算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苏昂还有苏昂的人,竟然一点怒火都没有?

    “啪!”

    又是一次!

    飞翼觉得没意思,把肉往嘴里搁:“算了,是飞翼小气了,飞翼道歉,先吃为敬。”

    可是这时候,苏昂的筷箸快如闪电,飞翼好像看见一条巨大的白龙狂扑而来,杀气比刚才猛烈十倍不止。

    他眼前一花,肉就被苏昂抢去。

    “怎么可能!”飞翼大惊失色。

    数百个大王门客也吓坏了,飞翼可是游侠儿!

    游侠儿飞翼,剑法超群,千手幻剑施展开来,一柄短剑好像千柄重剑组成的剑幕密不透风,竟然被苏昂一下子抢掉了筷箸夹着的肉食?

    苏昂只是个文杰,只是个文杰!

    “嘶……剑法如此恐怖,他还是文杰吗?”

    “他在逗飞翼,就这手剑法,就不可能被飞翼抢掉任何一次!”

    周围议论纷纷,对苏昂夸赞有加,但苏昂没有半点被人赞扬的神色。

    苏昂打量手里的香肉,和飞翼说的一样,虽然香得冒油,但肉质很老,嚼起来肯定没什么好味道。

    他把香肉丢在地上,飞翼刚刚变了脸色,觉得被他羞辱了,就听他诧异开口。

    苏昂问道:“飞翼,你刚才,真的想吃这块肉?”

    “没能耐吃,不敢吃!”

    飞翼赌气道:“你赢了,不喜欢吃就别吃,知道你们这些高管大员锦衣玉食,吃不惯咱这种腌臜粗饭!”

    他抱过陶罐,要把肉往嘴里扒。

    “出来!”

    突然,苏昂打翻陶罐。

    就在飞翼要发火的时候,苏昂冷声道:“不落飞翼,说是飞翼一人,其实是以你不落为首!你下毒要害本官,真当本官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本官赢,本官就要吃肉被毒死,飞翼就是替罪羊!”

    “飞翼赢,飞翼会被毒死,你为兄弟报仇杀了本官,也是情有可原,大王清没理由怪罪!”

    “好一个两全之策,为了替代本官的位置,你真是费劲了心机!”

    “啥?”飞翼满脸懵逼。

    他抓住地上的一块香肉塞进一只狼的嘴里,没过一个呼吸,健硕的大狼就身体僵硬的倒在地上。

    飞翼拗哭一声,眼里冒出姻红的血:“不落,你我十年生死!十年啊!”

    场面一片寂静,数百大王的门客面面相觑。

    飞翼拔剑四顾,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影子,只能怒吼着斩断无数巨大的红枫。

    沉默,良久还是沉默。

    忽然有人咬牙怒吼:“原来是这个扁毛畜生!是慕容家的驯兽之法!”

    “苏家子,我以阴谋害你,你看透了拆穿我就是,这时候才说出来,是高高在上看我的笑话么?”

    “我乃是金衣举人,熔炼六十六丈文山,半只脚踏进进士文位!你看我笑话,好,我先杀你扁毛畜生,他日再和你分算今日之仇!”

    远处的枫林忽然炸出大响,一道人影飚射上数百米的高空,他怒然吟哦:

    “无人生,无人养,浪荡稚童走四方。

    凿壁可偷光,杀人取资粮!

    不计千秋好文章,只算今宵我张狂。

    一剑破潇湘!”

    蓦然一道剑光出手,朝着更高处飞翔的鹭鹰飚射而去,赵辛连忙控制鹭鹰下落躲避,司空尚生和风不二等人也接连出手。

    但是这时候,苏昂的吟哦声跟着响起:

    “一剑高歌十九州,千里红枫不如血!”

    “金衣举人,恰好试试本官的剑够利否?”

    “都退下,我来!”

    ……

    让人退下?

    银衣举人,和金衣举人单对单?

    数百大王门客吓个半死,生怕苏昂有了闪失。

    他们同时出手,然而在一刻。

    “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