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宅,老欧正在书房门口来回踱步,咬了咬牙老欧敲开了书房的门。

    赫连震云正在欣赏着一幅绝美的山水画,老欧上前看着赫连震云愉悦的神情试探着开了口。

    “老爷”

    “老欧啊,你来得正好,看看着幅画怎么样啊?”

    “嗯”老欧走上前仔细看了看说:“此画用笔苍劲,用色考究,对比相映,画面远景瀑水之下源远流长,中方云气氤氲,山峦影现,虚实变化丰富,添得层次美感,近处苍松翠柏绿意生机,有屋宅依水而居,展现出尘脱俗的韵味,小桥,石阶,凉亭亦幻亦真,恍若世外桃源,让观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不错,不错”赫连震云赞许地望着老欧:“老欧,经你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就是这样,此画就是如此”

    “老爷抬举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老欧谦虚地说。

    “老欧你总是这样谦虚,你跟了我几十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吗?”赫连震云将画收好,起身走到茶室。

    老欧紧随其后:“老爷”

    “有什么事等我泡完这壶茶再说”赫连震云拿起茶具开始泡起了茶。

    老欧见状,只得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走到赫连震云身边帮忙。

    不一会,茶室充满了茶的清香,赫连震云坐下品尝着茶。

    “说吧”赫连震云放下茶杯说:“是不是有关那丫头的事”

    “是的”老欧说。

    “这几天不断有人来报说翼辰与那丫头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赫连震云脸上瞬间结起了一层冰霜。

    “老爷,我查到了白小姐的舅舅是死于贺季寒之手”

    “贺季寒”赫连震云眼睛里折射出异样的光芒抓紧了扶手说:“继续往下说!”

    “贺季寒与白朗也就是白小姐的舅舅之间有情爱纠葛,所以这次对他下手是早有准备蓄谋已久”

    “哼,我看到是像饿狼扑食好不容易逮到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赫连震云坚定地说。

    “老爷说得有理”老欧点头说。

    “贺季寒,白青衣,老欧你说他们俩的恩怨翼辰插手合适吗?”

    感受到赫连震云的目光老欧说:“如果是以往,少爷不会去管这些事的,可是现在——”

    “你是说这是他自愿管的,心甘情愿?”赫连震云加大了音量。

    “是的老爷,您也看出来现在少爷已经对白小姐倾心,您怎么阻止都改变不了啊”老欧豁出去了直接将憋在心里几天的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胡闹”赫连震云果然震怒:“不可能,我的儿子不可能与这样的女子在一起,特别是跟贺季寒扯上关系的人”

    “老爷”老欧想劝劝他可是不等老欧的话说出口赫连震云就吩咐道:“立即备车去锦绣世家”

    “是,我马上准备”

    锦绣世家,青衣坐在花园里思考着要怎样跟赫连翼辰真正告别,她真的要走了,那些人在等着她,青衣握紧了拳头。

    小玉急匆匆地跑过来说:“白小姐,不好了”

    “怎么啦”青衣皱起眉头担心地看着小玉。

    “老爷来了”小玉说。

    “老爷?赫连老爷?”

    “嗯嗯”小玉点头说。

    “可是赫连翼辰去上班了,他老人家来是?”

    “是来找你的”小玉说。

    “找我?”青衣一下跳起来了,赫连震云找她干什么?不过太好了,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啊,你赶快过去吧”小玉拉着她就往屋里走。

    “小姐,一会儿你小心一点,老爷的脸色好像不好”小玉提醒道。

    “嗯嗯,我知道了”青衣对小玉挤挤眼让她放心。

    来到客厅,赫连震云叫下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老欧。

    青衣站在赫连震云面前看着他不怒自威的样子,青衣心里还是有些怂的。

    “赫连老爷”青衣礼貌地问候道。

    “坐”赫连震云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青衣耳边响起。

    “谢谢赫连老爷”青衣应声而坐。

    “白小姐,你觉得我儿子翼辰怎么样”赫连震云紧盯青衣问。

    青衣看了看他的神情说:“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重情重义,白小姐你跟我说说翼辰他怎么重情重义了”

    “就因为我曾经帮了他一个小小的忙他就收留了受伤的我,由此看来赫连翼辰真的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青衣一句话就将两人的关系交代得清清楚楚。

    这不由得让赫连震云对她刮目相看,看来这白青衣是个聪明人。

    ······

    小玉进到客厅时没有想象中的糟,青衣和赫连震云倒是一团和气地坐在一起。

    “小玉”赫连震云起身说:“告诉其他人今天我没有来过这里,知道吗?”

    “是”小玉看了一眼青衣点了点头。

    赫连震云走后,小玉拉着青衣的手问:“小姐,刚刚老爷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青衣微笑着摇摇头。

    “真的,那为什么不让少爷知道今天他来过这里?”

    “小玉”青衣将小玉的手握住:“赫连老爷和你家少爷的关系是不是不好?”

    “是”小玉说。

    “那不就是了,今天赫连老爷过来肯定是不想你家少爷知道,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说免得他们两父子的关系更加不好,知道吗?”

    “是——这样吗?”小玉怎么觉得有些被绕进去了。

    车上,赫连震说:“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

    老欧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赫连震云的神情,心里倒是担心起了要是自家少爷知道了这件事老爷跟他的关系恐怕更加糟了吧。

    到了北宅,赫连震云一下车门口站着的一个身着黑色运动服的年青男子迎了上来。

    “赫连先生”云低头致意。

    “是风先生让你来的吗?”

    “是的,先生让我将这个交给你”云将手中的东西递上。

    赫连震云接过说:“你家先生又说什么时候来见见我吗?”

    “先生说了,时机到了自然就会相见”说完云就离开了。

    老欧走到赫连震云身边:“老爷”

    “走,去仓库”赫连握紧手中的东西神情严肃地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