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象棋大厅中有着萨格拉斯意识回响体,对此凯恩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毕竟有先知信息。

    在原历史线,攻略卡拉赞的冒险团队,遭遇的是麦迪文形态的回响体,傲慢而刻薄,对弈不利时,了还会作弊,在对方阵地燃起火焰,消耗傀儡魔像的耐久。

    如今因为则另有花样——萨格拉斯回响体,在貌似狂妄傲娇的大言不惭的同时,对麦迪文发起了一次突袭。

    这次第一时间出声提醒麦迪文的,竟然是吉安娜。

    显然,凯恩为她安排的特别试炼,让她的确成长了不少,警觉性蛮高的。

    不过表现更胜一筹的是薇拉苟萨。

    她追随凯恩虽然时间短暂,但一个愿意教,一个卖力学,艺业突飞猛进,连阅人无数的凯恩都承认,薇拉苟萨在施法,乃至格斗搏杀方面都很有天赋。

    在吉安娜出声的同时,薇拉苟萨已经瞬发法术,在萨格拉斯回响体冲向麦迪文的必经之路上,立起一道能量屏障。

    回响体就如同一颗球体砸进了胶皮膜,形成了明显的鼓凸,但却被兜住了,冲势一下子就大减。甚至有反弹而回的迹象。..

    在场的都是专业知识厚积的高级法师或**师,看到这一幕,暗自咋舌。

    超凡力量中,最难拦截的力量类型,就是驾驭着超凡能量的精神能量体。

    希尔瓦娜斯和她的女性奥法游侠们,在饱受天灾之力的折磨后,转化成了诅咒女妖,而诅咒女妖就是精神能量体。

    原历史线被遗忘者们能成功自立,并始终保持独立性,诅咒女妖功不可没。世人被其阴损的强行夺舍能力的威胁吸引了眼球,其实发挥更大作用的,还是能量体特殊的天赋。

    不光是肯瑞托,哪怕是高等精灵们,在这个领域都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建树。

    而现在,薇拉苟萨一邪能和负面情绪编织的邪火障壁,成功阻滞了回响体的突进,意义非同一般。

    然而萨格拉斯回响体并不那么好对付,它的目标不光是麦迪文,还有巴拉蒂。

    不久前靠虚空之力的变种力量——坚毅之光获得大幅度晋升、且灵肉尚未完全稳定的巴拉蒂,在萨格拉斯回响体眼中,颇为美味。

    但这可口蛋糕并不好吃,因为有凯恩的存在。

    在萨格拉斯眼中,凯恩就像个有着发光薄膜的漆黑球体,只能看到这么多,球体内中的情况,完全无从得知,它的经验告诉它,那些气象恢弘的,强力的力量聚合体,都不及凯恩危险,因为凯恩体现了让它都感到心悸的掌控力。

    为了吃到蛋糕,它先声夺人,吸引一部分眼球。然后制造夺舍麦迪文的佯攻,而它自己则潜袭巴拉蒂。

    前两个花招,只要能为它争取到秒钟的时间,它的谋划就有80%以上的成功几率。

    可惜它遇到了凯恩。一个非常习惯反制类似黄雀在后、渔翁得利这类伎俩的资深轮回者。主要是因为经历的太多,轮回者中习惯了巧取豪夺的自作聪明之辈比比皆是,提升快,死的更快的也是这帮人。

    凯恩在吸取教训的同时,也对这类情况很是提防。而这次,在经历了近乎一个完整的轻松冒险的最后,终于遇到一个智商方面还算合格的对手了。

    兼顾全场的凯恩,很及时的给巴拉蒂施加了圣佑祝福,这是保护祝福的升级版,保护祝福只能免疫一般的有害效果,并且以弹性能量盾,相当程度的抵挡物理打击,但对精神力量的点突刺冲击,防护力相对弱。

    而圣佑,是融入了正向的精神力的,并与圣光融合,成为带有信仰之力特征的复合力量,防范灵能突袭很得力。

    这时候,萨格拉斯回响的奸诈,和凯恩久经战阵的老道就体现出来了,他给巴拉蒂加持的是完美的球形保护,而萨格拉斯回响果然中途瞬闪位移,换了入侵角度,以及目标,改为攻击麦迪文。

    虚实随心,临场应变,薇拉苟萨那边是屏障,虽然拦截成功,但还有空隙和侵蚀可能。

    这次就连凯恩也来不及施加保护了。

    关键时刻,就见麦迪文身上闪耀出刺眼的粉色奥术光辉,然后像玻璃炸弹爆炸般,迸射大量的能量碎片,这光芒与碎片的混合物,就像飓风中的轻薄利刃,对萨格拉斯回响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该死的!艾格文……”萨格拉斯回响体惨嚎着化光消散。

    它并没有死亡,而是逃逸,这里的环境对其而言十分有利,让它像灵魂行者般,本体随时可以在虚实之间转换。

    一轮突然打响的激烈交锋,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

    萨格拉斯回响体损失了一部分自我,大约是20%,它的本体就是一团能量,是可以被消耗,中和,转化而彻底消失的。

    而凯恩一行这边,麦迪文老妈艾格文施加在其身上的奥能防护被消耗掉了。

    介于麦迪文身上发生的事,艾格文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始终是很适合萨格拉斯意志驾驭的躯壳。

    作为泰坦众神中的一员,萨格拉斯的精神意志是近乎永恒不灭的,所谓的死亡,从众神悠久漫长的寿元角度看,也不过是狠摔了一跤,需要缓一缓才能战起来。

    用某位纳斯雷兹姆恶魔的话说:“凡人的规划,连百年都难以逾越,由他们布置的封印,又能有效维持多久呢?”

    而且作为神祗,分身、化身、回响,有的是主体沉寂,仍能活跃的办法。正因为如此,艾格文在复活麦迪文时,给儿子施加了隐形防护。

    “没关系,母爱的力量,不会就这么流散。”凯恩一边说,一边挥了挥他的左手。

    淡金色的圣光之风徐送,本来无一物的虚空中,闪现出许多晶莹剔透的碎片。那就是奥法防护的碎片。

    跟萨格拉斯回响体对耗掉的那一部分是找不回来的,其余的以破片形式四下飞散激射的,这下都显现了,并随着凯恩的意念,最终凝结成一枚耳环。

    艾格文的关切,这是这枚耳环的名字。

    凯恩道:“在耳环,鼻环,唇环之间,我还是觉得耳环比较合适,不那么怪异。它必须跟你的头颅紧贴,才能保护你的灵魂,要不换成头带饰品?”

    “耳环就很好。”麦迪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终止了凯恩的热心叨叨,临了补了句谢谢。

    与此同时,薇拉苟萨已经与萨格拉斯回响体展开了第二轮激斗。

    薇拉苟萨兜以邪火障壁挡住突袭后,本来是想打包囚禁那部分回响体的,但还是慢了半拍,被溜走了一大部分。

    表面上看,那就是一道反向射出的光。

    这光没入大厅中央的一樽象棋傀儡中,傀儡当时就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就像从塑料模特变成了活人,原来只是栩栩如生,现在是活生生。

    薇拉苟萨的攻击紧接着就临身了。

    麦迪文他们这也是第一次见识薇拉苟萨全力发动时的打发,一枚毁灭箭。

    这些法师中,也就罗宁在上古之战中,自燃烧军团阵营见识过类似的法术打击效果。

    但也只是类似,区别还是蛮大的。

    主要在于,凯恩一直很注重‘邪恶滋生于黑暗的温床之上’这个概念。

    这就导致核心是黑暗之力的他和他的麾下,即便是施展邪能,也很注重力量的孕养,薇拉苟萨发射的这枚毁灭箭,邪能很纯粹,黑暗之力的比利也很高,看起来并非是燃烧军团一系常见的毒绿色,而是发光的浓绿和漆黑混杂,就像一包草汁裹了黑烟。它的投射轨迹甚至是曲线的,仿佛够重而不得不如此。

    萨格拉斯回响体控制的骑士,用骑士盾去格挡,那一瞬间,骑士盾光芒大放,撑开晶格般棱角分明,且不断有能量波动扩散的保护层。

    可下一瞬间,萨格拉斯回响体就为它的自大而付出了代价。

    黑邪毁灭箭威力超级巨大,并且其攻击原理有些像是本源世界现代的贫铀彻甲弹,先是突破,而后高温的战斗部注射入内部。

    这也是,能量防护层和骑士盾被爆炸破开,黑绿相间的能量就像蒸汽管道开裂喷发一样喷冲而出,就像是侵蚀大理石的强盐酸,一瞬间就将傀儡射出无数孔洞和坑洼。

    紧跟着,傀儡的上半身就因结构性破损而崩裂散落。

    萨格拉斯回响体似乎也没能想到薇拉苟萨的这一击如此强力,它再度化作一抹光逃逸,这次就显得有些狼狈了,不似之前,迅若闪电。

    而已经反应过来的吉安娜、罗宁、凯尔萨斯这时纷纷出手,以能量喷虹、能量波等方式拦截。

    然而效果却都不怎么好。

    凯恩却没急着动,而是等到回响体钻入另一具傀儡躯体中时,发动发了攻击,一道神圣光芒从天而降,将那傀儡彻底笼罩,并且就连其脚下,也涌动起如水的圣光,一副要将这傀儡彻底封印的架势。

    但就在这时,萨格拉斯回响体的笑声响起,:“终于还是让我成功了!”

    就见巴拉蒂头顶一抹亮光如星闪耀了一下,随即便向下疾射,没入其头中不见……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