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几个女生废物,梁正武怕她们受不了,最后还是忍了。

    “唉……。”最后,老梁只能一声哀叹:“行了,你们下去吧。记住了,队长不在,副队长夏凉负责带好队伍,务必尽心尽力地站好你们的岗位。”

    “是!”几人一个标准敬礼,领命而去。

    几个人走了,梁正武望向高安良:“老高,这事你怎么看,我觉得不简单啊。”

    “我就担心出事。”高安良无奈地叹气道:“我说老梁啊,你不觉得你这个学生很能出事吗?”

    “啊?”梁正武黑着脸问:“我说老高,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这个学生,那可是我的得意门生,年纪轻轻能混到这个位置,那可都是她能力的证明。”

    “额……,不是……。”高安良想说什么,但又怕说出来让老梁生气,只好把到了嘴边难听的话吞了回去,最后化作一声叹息:“老梁啊,咱们先别争这个了,现在的关键是赶紧找到人。还有,为了以防万一,我是说万一啊,没有怀疑你那个学生的意思,咱们之前的布防和口令都很有必要重新修改一下。”

    “我没意见,改吧。”梁正武虽然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学生出问题,但这种事不能有半点侥幸的心理,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行,我这就去安排。”高安良说了一声后,迅速离去。

    看着高安良离去,梁正武望向窗外,一双老眼闪烁着复杂的毫光,心理在问:“妞妞啊,你在哪呢?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

    “哗”一声,冰冷的水从头顶浇下,将整个人湿透。

    “啊,阿嚏!”罗孝勇狠狠打了一个喷嚏,从昏迷中醒过来。

    艰难地睁开眼皮,模糊的视线里,发现几个狰狞的人影。随着眼皮全部睁开,视线进一步清晰,终于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这里是一个四周都封闭的房间,应该是一个地下室。

    她被捆绑在一个铁十字架上,前面一张椅子,一个身穿名牌西服的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正翘着二郎腿欣赏着自己淋湿了的身体。

    对,那眼里射出的目光就是欣赏,好像在他眼前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在年轻人身后,站着几个狰狞的打手。

    这些打手盯着被淋湿的她,那一双双贪婪的目光就好像饿狼看到了肥羊,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将肥羊给吃了。

    那样子,猥琐,猥琐得近乎狰狞。

    “啧啧,不愧是云州四大美女之首的罗警花。”魏远玟赞叹道:“老四啊,这事办得不错。”

    身后一个右半边脸发红的男子急忙回应:“少爷夸奖了,应该的。有她在我们手里,我就不信余飞不上钩。”

    “余飞?你们说什么?”罗孝勇听到这个敏感的名字,顾不上现在狼狈的样子,美目盯着前面的人:“你们要对余飞干什么?”

    “嚯。”魏远玟有些惊奇了:“美女同志,你现在应该担心我们要对你干什么,而不是我们要对余飞干什么。”

    “你,你们?”罗孝勇低头一看自己湿身的样子,当即杏目圆睁,厉声怒喝:“混蛋,放了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废话,当然知道了,不知道会抓你来吗?”阳四鄙夷地道:“罗警花,想不到吧,今天会落在我们的手里。”

    “你们又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们。”罗孝勇怒道,说完,她突然醒悟过来:“对了,白堂呢,那个混蛋,我要宰了他!”

    “哈哈……。”阳四大笑:“愚蠢的女人啊,你现在想宰他,迟了。告诉你吧,白堂是我们的人,是我们派进警察的卧底。哦,有必要说明一下,他能成为卧底还得多感谢你的帮忙啊,否则的话,他连考试协警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罗孝勇彻底僵住,一张俏脸跟傻了似的,硬是呆了好半响才有反应:“你们说什么?白堂是你们的卧底,他是卧底?不,不,怎么会这样啊,我又做错了什么啊!”

    罗孝勇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悔恨和痛恨交织在心头,她想自杀,找根绳子自己吊死算了,免得留在这个世上害人。

    这一刻她才发觉,原来她并不是什么赫赫大名,人人赞誉的铁女警花,她就是一个祸精啊。

    白堂原来竟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这条狼完美地伪装成一个单纯的男生接近她,接着在她的帮助下成功打入警察卧底。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好利用呢?

    是自己倒霉,还是自己愚蠢?

    “警花同志,不要这么悲伤,其实呢,这次请你来我们并没有恶意。”魏远玟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们可是向白堂保证过的,绝不会伤害你,用完你后,我们会完璧归赵地还给他。”

    “你们这群人渣,有本事放开我!”罗孝勇挣扎着怒喝:“让白堂来见我,让他来啊,我饶不了他。”

    “别激动,美女同志。”魏远玟貌似好心劝道:“你放心,白堂会来见你的,只不过他现在还有任务,还得继续卧底在警察队伍里帮我们做事,所以暂时没办法见你。”

    “混蛋,混蛋……,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啊……!都是我蠢啊,为什么,为什么啊?”罗孝勇心如刀绞,她恨啊,恨白堂的欺骗,更恨自己的愚蠢啊。

    “少爷,这女人有些不对劲啊。”阳四皱眉道:“感觉要发疯了的样子。”

    看着罗孝勇那声嘶力竭,痛不欲生的样子,魏远玟也觉得这女人有些不太正常。

    “唉,今晚就按计划行事吧,反正我们请的高手也到齐了。”魏远玟脸色豁然一沉,杀意迸射:“今晚,就让余飞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吧。”

    “没问题少爷,我这就去安排。”阳四狞笑着道。

    魏远玟还要说什么,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拿出手机一看,他急忙接听:“喂,欧里先生……,什么,大姐的命令?……。,好吧,我服从,就这样,再见。”

    “麻的。”魏远玟挂掉电话后,很不爽的骂了一句粗口。

    “少爷,怎么了?出,出什么事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