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漫漫,月亮从云层间缓缓穿行出来,映亮了通往后院的木地板。

    沙发上偶尔传来压抑低弱的****,每一声都带着颤抖的尾音,拖着长长的调子,又甜又糯,撩得人几乎要发疯。

    不知过去多久,那****突然拔高,有些控制不住的带出了小小的哭腔。

    声控灯于是又突然亮起来。

    程致远的眼眸映出了少女此刻的模样。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她眼角泛红带着眼泪,在男人的目光里有些害羞的想要伸手挡住脸,却被强势按住了手腕。

    她挣扎了两下发现动不了便也就放弃了。

    片刻后沈翩跹调整好呼吸,吸了吸鼻子小声问他,

    “现在还是做梦吗?”

    男人眸色沉沉,眼中浓郁的蓝几乎要滴落下来。

    他直直的看着沈翩跹,带着欲色的嗓音一时间又低又轻,

    “不是。”

    “那我爱你。”

    那双眼眸里的蓝色在瞬间汇聚成水珠,真的滴落下来了,直直砸进了沈翩跹的眼睛里。

    一阵酸涩感让她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然后他听见了男人的回应。

    “我也爱你。”

    程致远低下身子,将她紧紧的抱进了怀中,像是要融入骨血般用力,

    “我只爱你。”

    ·

    第二天沈翩跹直接睡到了中午十二点。

    醒来时第一感觉就是腰酸背痛,感觉全身都跟被大卡车碾过一样。

    她眯着眼看了一眼窗户,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透了一线灿烂进来。

    沈翩跹收回视线,懒洋洋的哼唧了一声,却被自己沙哑得不成样子的声音给惊住了。

    想起嗓子这么哑的原因,她一下就不好意思了,扯着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开始打滚儿。

    昨晚什么时候被抱上楼来的她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早上身边的男人什么时候起床的也完全没有感觉。

    沈小姐脑子一片空白的在床上翻滚,最后没掌控好力度直接翻过了床沿,就在即将要发生掉床惨案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胸膛将她牢牢的卡在了床沿上。

    她抬头就看到了男人的脸。

    锋利却不失华丽的轮廓带着天然的冷感,可这样一张冷感的脸却在对她笑。

    是非常淡,却又非常宠溺和纵容的笑。

    “看来是得买一个更大的床才行。”

    程致远一手端着碗,一手将床沿上的少女慢慢推了回去。

    然后他将粥碗放在了柜子上,站起来去拉开了窗帘。

    阳光顿时洒满整个房间。

    沈翩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眯着眼就是舍不得从男人身上移开目光。

    可等程致远转身走过来的时候,她偏偏又害羞起来了,继续拿被子蒙住了脑袋。

    程致远就只是笑。

    一边扯她的被子一边道,

    “这时候知道害羞了?快起来吃东西。”

    不过他扯被子的力度就跟玩儿似的,于是沈小姐成功“娇弱造作”的羞涩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乖乖吃东西。

    “早上严逸给你打了几个电话。”

    吃饭期间,程先生轻描淡写的提起了以前非常警惕的情敌,

    “你吃完了给他回国去吧。”

    快要饿瘪的沈小姐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拼命点头,还朝男人投去了惊讶又带着夸张的夸奖意味的目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