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侯!

    这个名字最近在地狱中绝对是最响亮的,在王城中一是如此,一来酆都就打死了外城都统黑无常,毁掉了大半条朱雀街,结果宫里的李公公居然连一句话都没说。

    众人自觉让开一条道,只见一相貌清修、冷峻的少年,负手龙行虎步而来。

    不曾见过秦侯的人,又是一阵阵唏嘘。

    谁也没想到这位传说中的一方诸侯,竟然会是如此年轻的少年。

    “侯爷,侯爷来了。”

    众人纷纷问好。

    秦羿朗声笑道:“陆判,天下之事,民众之事大如天,为何不让他们面见广王啊?”

    陆判微微一笑,“广王正在闭关,无暇见各位,请回吧。”

    “闭关?广王千万年不曾闭关,偏偏在这时候闭关,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让天下臣民知道广王到底何在?”秦羿并不在乎陆判是忠是奸,他只想以最大的力量,逼迫他的对手放出广王。

    只要广王现身了,一切自然就好办了。

    “我说过广王在闭关,侯爷这是在质疑广王吗?”陆判冷冷道。

    他知道,他反对的越厉害,越能制造舆论,为秦羿营救广王赢得更好的良机。

    “陆判此言谬矣,广王但凡闭关,所需之物,以及各种事宜都会叮嘱咱家,为何这次没有任何征兆,便闭关不见。”

    “我怀疑陆判私下挟制广王,你既然说广王在闭关,好,你且带咱家去见广王。”

    一人从宫里走了出来,尖锐的嗓音,正是李贤。

    李贤只知道广王在一口深井里,但他下不了井,除了陆判,他这个广王最信任的宦官都难知内情,平日里他也不敢与陆判起争执,如今难得秦羿在此,正好质问个明明白白。

    “胡闹,大王的事,何须向你们解释,尤其是向这么一个外狱之人?”

    “来人,全都给我轰走。”

    陆判懒的理睬,转身下令就走。

    “慢着!”

    “你且看清楚了,这是什么!”

    秦羿爆喝一声,霸气的扯掉打王锏外面的法布,亮出了真身。

    唪!

    打王锏璀璨的紫金光芒万丈,王锏之上一行行笔走龙蛇一般的字符当空而现,那字迹猎猎生威,赫然是:“地藏亲铸掣王法器,上可打无道帝尊,下可诛妄臣,锏在佛在,地狱共尊之,无敢不受!”

    一道道紫金光泽压在众人心头,连气都喘不过来,连陆判也没想到打王锏竟然有如此神威,一时间也是看直了眼。

    “见锏如见菩萨,尔等还不跪下。”

    雷魔发出大喝。

    陆判等人回过神来,纷纷下跪,口中大呼:“见过地藏大菩萨!”

    “如今天下大乱,王城内宵小作祟,我仅以此锏令广王立即上朝,陆判,还不快去宣?”秦羿举锏大喝道。

    “非是我等不尊,实在是大王闭关,无法主持大政,还请谅解。”陆判如实道,同时在一次告诉秦羿,秦广王不是这么容易请出来的。

    整个酆都王宫,不知道密布了多少神的耳目,他隐藏了这么久,这时候更不敢随意暴怒身份。

    反正秦侯也把他当成了背叛广王的贼子,如此也好。

    “既然广王不朝,从现在起,我以打王锏佛令,暂理朝政。”

    “广王一日不出关,我便驻守王城代他理政。”

    秦羿朗声道。

    “秦侯请便,撤!”

    陆判作出一副不甘心之状,一挥手,撤走了全部的禁军。

    秦羿当仁不让的入主了生死殿,他有王印、打王锏在手,完全可以代行广王的任何职责。

    他主了政,第一件事就是把潘鸿运的所有资产,以及场子给查封了。

    同时收归了外城的城防军,令杨忠国在城中最大力度的排查任何与神有关的人,一旦查出,一律在城外的庙里问斩。

    这对于一个刚刚摄政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

    但秦羿别无选择。

    他无法利用权力查出钟天师的下落,更无法破开那面幽墙救出秦广王,唯有通过大幅度的举动,逼的幕后黑手现身,主动来找他。

    ……

    青龙老宅。

    潘鸿运小心翼翼的从后门溜进了院子,看到坐在槐树下喝茶的神。

    神浑身都拢在白色的长袍内,他喝茶的方式也是极为独特,用的不是嘴,而是鼻子,那一丝丝茶香之气,如丝线般飞入了他的鼻翼。

    一见面,潘鸿运跪在地上冲着自己就是两个大耳刮子,忏悔道:“神,我有罪,我把那条疯狗给弄丢了。”

    他派出了数十个好手,又用了重重符锁困住疯子,没想到一个不留神,那条疯狗就挣脱铁链,杀死了几个手下,逃之夭夭。

    连日来潘鸿运一直在找,始终没有半点线索,如今他的场子被砸,生意被封,一夜之间成为了废人,实在是兜不住了,只能来求助无所不能的神。

    “我已经知道了。”神只是很平淡的回答,仿佛疯子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你,你知道了?”潘鸿运有些诧异。

    “嗯,不用去找了,他已经没用了。”神淡漠道。

    “那就好,那就好。”潘鸿运舒了口气,然后又恳求道:“神,那个秦侯居然请来了打王锏,如今把持朝政,端了咱们好几个点了,还有我的生意,十几个亿的晶币全被他冻结了,你要再不出手,咱们在王城的势力就要被他打完了。”

    “你急什么,明天上早朝的时候不就知道了?”

    “下去吧,我这里还有客人,记住,以后没有我的召唤,不得再来。否则,杀无赦。”

    神冷冷道。

    “是!”

    潘鸿运一擦额头上的冷汗,搭耸着脑袋,快步而去。

    对神来说,这些都是小皮毛,只要秦羿不动黄泉眼,便是拿了整个天下又何妨?

    “欧阳门主,出来吧。”

    神对着里间道。

    欧阳雄豪爽一笑,从里边走了出来,“神,当年你初来地狱之时,我便与你相识,当时只以为你不过是闹着玩,不曾想今日果然指点江山,掌控天下,欧阳这一生很少佩服人,先生算是一个了。”

    “只可惜,你我相识万年,至今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甚至连你是男是女都不能看到,岂不是可惜。”

    “欧阳素来不喜欢留有残念,不如今日让我一睹庐山真面目,如何?”

    欧阳雄阴森笑道。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