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对于倭国的战略目的,明朝这边一样丈二摸不着头脑。

    他们能做的,就是在宇土郡摆成一线,拦住倭国南下的路。

    对于明朝来说,他们不希望决战,尤其是多尔衮,他的军队就这么多,损失一点都心疼。对于杨嗣昌来说,大明这次动用的军队,都属于仆从军,并非大明的精锐,同样损失不起,因此一直在试图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胜利。

    而倭国来说,深刻明白大明的强大,先前是忌惮火器与海军,现在更是知道明军的可怖战力,更不会决战。

    因此,倭国在寻求一战而胜,战略就是摧毁明朝的最重要的中转站,对马岛。

    失去了对马岛,明朝的补给就会出现大问题,一来回就是近一个月,这一个月,足以倭国奠定胜局了。

    这么一来,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双方对彼此的战略就很难弄清楚。

    多尔衮等人摆开阵势,准备迎接青山忠俊,不管青山忠俊是另有阴谋还是真的要决战,他们的定策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青山忠俊与板仓重昌的联军并没有出西海道五国,关门海峡依旧大门紧闭,威严肃穆。

    对马岛。

    入夜的对马岛各处依旧灯火通明,歌声处处,随着明朝的入主,轻徭役,薄赋税,外加各种工程的投入,与朝鲜大明商贸频繁,短短几年依旧是相当繁华。

    倭国的妓馆歌舞笙箫,无休无止,里面有着各种衣着的倭国武士,醉着酒在那唱和,衣衫不整,毫无礼态。

    这些人,并不致仕对马岛的武士,还有来自倭国各处的,这里繁华鼎盛,又没有倭国内部拘束,银子好赚,只要有银子,什么都有,简直是梦中的天堂。

    这些青楼勾栏里,不止有倭国的武士,还有来自朝鲜,琉球的人,大部分是商人,一样的奢靡。

    当然,也有来自明朝的,由于国内的对青楼的严厉管束,他们在这里找到了自由的感觉,一来就不愿意走,因此,对马岛的青楼异常的火爆,直追秦淮河两岸。

    这些都是岛内,在对马岛最大的港口,这里四处都是高高的瞭望塔,火把处处,巡逻的士兵来来去去,守卫相当严密。

    在港口不足两里外,是海军最重要的一个基地,这里停泊着这次征倭的大部分舰队,三万海军也驻扎在这里。

    随着夜色渐深,基地也日趋安静,灯火摇晃,显得格外静幽。

    曹变蛟这个时候并不在基地,而是在对马岛的‘知府衙门’,这里是原本的对马岛藩城改建的,有显著的明倭交错风格。

    杨嗣昌,曹变蛟,钱瑾孝,贺西廉等人聚集在一起,犹自在研究倭国的对策。

    “已经两个多月了,朝廷那边已经有了不少声音。”钱瑾孝神色微肃的说道。

    孙传庭致力于推进‘新政’,打破明朝两百多年的窠臼,重塑大明,精力自然不可能一直被讨倭之战牵扯,对于杨嗣昌几个月来没有多大的进展,孙传庭领导下的内阁十分不满,已经不小的杂声出现。

    曹变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杨嗣昌脸上有些疲惫,以一种自我检讨的语气说道:“是我小看倭国了,帅府的策略是对的,应该在九国岛消耗倭国的军力,不能急于求成。”

    贺西廉开口,道:“大人切莫自责,倭国看似小,潜力却巨大,又是海岛,我们没有经验,皇上那边没有说话,还是信任大都督的。”

    杨嗣昌轻轻点头,道:“这些话先不说,日后我会向帅府,内阁,皇上上呈请罪,眼下,还是要找出消灭青山忠俊,突破关门海峡的办法。”

    曹变蛟知道杨嗣昌的困境,那就是兵力不足,束手束脚,思忖一番,道“大都督,海军一直有训练登陆作战,也就是陆战队,目前有六千精锐,末将带来了,必要时候可以听调。”

    杨嗣昌看向他,笑着道:“多谢曹将军好意,这海军不止是熊大都督的宝贝,也是皇上的心头肉,一点损失都不能,再说了,还没到那个时候。钱大人,你说说战况吧。”

    钱瑾孝抬起手,道:“大人,参谋处推演了青山忠俊的几种战术,但都不应该,现在,给出了一种建议,那就是,虾夷岛可以出兵了。”

    虾夷岛出兵,就是直接登陆陆奥藩,踏上本国岛,这样的情势就会陡变,倭国的压力会大增。

    危险之处在于,若是科尔沁大汗巴达礼率领的蒙古军队若是有败事,可能会影响明朝的军心。

    杨嗣昌摇头,道:“还没有到时候,青山忠俊的位置找到了吗?”

    钱瑾孝道:“他派出一万人与板仓重昌汇合,作势南下,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多尔衮,军情处进行了多番探查,还没有结果。”

    贺西廉心里叹口气,道:“那后水尾天皇虽然给出了一份名单,但目前还没有送过来,至少还有两天。”

    杨嗣昌依靠在椅子上,心头压力极大,暗自吐口气,面上镇定从容,沉声道:“那就再等两天,我倒是要看看,青山忠俊玩的什么把戏,还能一口吃掉我不成!”

    这个不止杨嗣昌不信,曹变蛟,钱瑾孝等人也不信,简直是天方夜谭!

    在杨嗣昌等人商议的时候,对马岛海港外,黑暗中一只只船只悄悄出现,在安静的海面上如同蛰伏的巨兽,悄无声息的想着明朝的海军基地走来。

    船头上,一身黑衣的松平信纲拿着望远镜,在黑夜里,盯着渐渐出现的一丝丝零星的火把。

    他身边站着一个年轻人,这个人面庞宽阔,双眼奇大,个子更是相当的高,完全不像矮小的倭国人。

    他开口道:“松平君,有把握吗?”

    松平信纲转过身,以一种恭敬的姿态,道“若殿放心,我们有明朝的军事布置图,防御图,也清楚他们的作息,这个岛上并没有多少人,只要我们偷袭得手,对马岛就是我们的了。”

    松平信纲的语气平静,沉稳,给人信任感,德川秀仁微笑,道:“我自然相信松平君。”

    松平信纲微笑,指挥着舰队向着明朝的海军基地行去。

    这是倭国仅有的海军,在西夷人的支持下悄悄组建的,三十艘战舰,三千人海军,外加青山忠俊支援的三万人,都在这里。

    这一战,若是胜了,倭国的国运继续,还能更大发展,若是败了,后果不可预料。

    这是一场豪赌,在几年前就确定的国运之赌!

    松平信纲见德川秀仁走了,目光再次看向对马岛,若隐若现的明朝的海军基地,脸上一片清幽。

    这些舰队来的无声无息,又是明军海禁的时间,在海面上行驶,简直没有一点动静,岸上根本无从发现。

    基地,瞭望台上的士兵走来走去,时不时的观察着海面,但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在基地里,一些人影穿梭,串联,暗中的在准备着什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