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残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说这些士兵们的点头称是,和军官的又一阵交代。

    拉斐尔他们继续开赴圣赫利尔海港的港口,书记官远远地就看到船只之上的神徽印记,对着身旁的一名士兵附耳说了几句话,这名士兵就领命而去。船员们看着港口位置有着各色船只停靠,码头之上也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心中更是火热了几分。手头上的动作也显得更加勤快起来!

    船只缓缓的停靠在了圣赫利尔海港一处空位之中,因为船上有货物的缘故,范伦铁恩就停靠在临近木质走道的方位,通常这种位置会比普通船位的费用更高,不过只是多几枚银索尔的事情拉斐尔还是负担得起的。

    船员们做着船只的停靠事宜,这一次停靠费兹捷勒会花费一些时间修整,船员们也能够难得的多出好些天的假期,所以为了能够更好地休养生息,大家对于这最后一件事情都显得十分上心。

    那名大腹便便的书记官抱着一本厚厚的黑皮书籍来到了甲板之上,神色傲然,丝毫没有如同先前那位军官的敬畏之心。

    “谁是这艘船的船长?”书记官趾高气扬的出声说着。

    “我,是我。书记官大人。”身为商人的费兹捷勒一直都为众人处理这方面的事宜,所以穿过船员们走了过去,只是看到这名书记官的表现心中也有几分不喜。但,商人的和气生财让他还是扯出一脸和熙的笑容。

    “恩?”书记官上下扫视了费兹捷勒一眼,点了点头。“从哪儿来的?”

    “易卜拉欣港,书记官大人。”其实这种书记官没有爵位,只是因为占据一个方便的职位,这些商人图方便就叫得顺溜了。而通常这些家伙也就不会为难他们了。

    “易卜拉欣港,听说那儿不是被一伙海贼们给入侵了。前些日子大帝才调派海军前往此地,你们不会是海贼派来的细作吧?”书记官这话语说出来让费兹捷勒的脸色有些不好,首先他们还真的是跟黑旗海贼团有所牵连。其次,书记官这句话可谓是包含祸心,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他们这船人可都要被下黑牢的!

    “书记官大人这些话可不能够乱说!”费兹捷勒本来要从腰间取下钱袋的动作都为此停了下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个书记官的表现让费兹捷勒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乱说吗?至于是不是我乱说那就要让我们来查查看了!”书记官说着,远处传来一阵十分整齐的脚步声,一队身穿深红色盔甲的士兵迈着十分整齐的步伐向着他们这儿走来。这些士兵手持着长枪,让围在码头等待工作的一些苦力们纷纷一哄而散。

    看到士兵们的到来,这名书记官立马腆着肚子来到领头士兵的前面,点头哈腰的说这些什么。

    “最近到底发生了事情,怎么军方抓着神殿的人不放过?”苦力们纷纷小心的看着不远处的士兵们,看了一眼周围,小声的说着。

    “嘘~这种事情可不能够乱说。你想被抓起来吗?安分点,看看能不能够干个几单。”一旁的同伴立马捂住了他的嘴巴,眼神四处瞄着。

    “例行检查!”这些士兵无视船只之上印刻的那些神徽,大摇大摆的走了上来,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

    “把货物搬上来。”还好在毒龙岛的时候就将所有的违禁品放在了其中,调换了一批更加值钱的药品,否则这次倒是有些麻烦了!尤其这些士兵怎么看都不像是检查而是要找茬!

    士兵们很不客气的将封装完好的箱子打开,检查其内的药品,甚至还随意丢弃在船只之上,海员们纷纷对这些粗鲁的士兵们怒目而视,范伦铁恩也冷冷的看着这些家伙手头之上毫不客气的动作。不过这些士兵们显得毫不在意,似乎根本就是在等范伦铁恩他们动手一般!

    “恩,货物检查完毕了,没有什么问题!”看着一地的药品,这名士兵领头说了这么一句话。费兹捷勒虽然心下十分的不满,不过还是带着笑意的走上前去,“大人既然已经检查完毕,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正常停靠在海港之中?”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商人们在很多时候对于这些事情都会选择息事宁人。民不与官斗,这句话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都是真理!

    “大人,船舱之内我们还没有检查呢。说不定这些家伙把那些违禁品放在船舱之内呢?”一旁的一个士兵高声说着,语气之中带有戏谑的味道。

    “哦,对。差点把这地方给忘记了。很抱歉,船长先生。船舱我们也要检查一遍,这也是为了圣赫利尔海港的安全。毕竟你们是从易卜拉欣港来的,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点,请您谅解!”两人就如同唱双簧一般,一唱一和的演着戏。

    “大人,您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即便费兹捷勒再怎么隐忍,看到对方这么的肆无忌惮,脸上也露出一片阴沉,语气也带上了怒气。

    “怎么,你们想要违背圣赫利尔海港的政令吗?”看着费兹捷勒的模样,这名军官一点都不感到害怕,相反还一脸正义凛然的说着,一副不畏强权的忠臣模样。

    “大人,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一下,这绝对是为了你们好。”费兹捷勒这句话听在这名军官的耳中总有一种逞强和强撑的味道,为此甚至出手推搡了费兹捷勒。

    “锵锵锵!”海员们看到费兹捷勒被这名军官如此无礼的推搡在地,面色整个都阴沉了下来,这些日子以来他们本就过得十分无趣,这些家伙无疑给了他们一个宣泄口。这些海员们都曾经在海上为生计拼搏过,身上都沾染有血性,被人在头顶上拉屎可没有继续容忍的理由。

    阿瓦尼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费兹捷勒,然后加入对峙的人群之中,他干了这么多年的佣兵,还是第一次跟这些帝国士兵对峙上,平日里他们也是见到这些家伙都会乖乖避让。不过现在?船舱之内的拉斐尔给了他们奋起反抗的勇气!

    他们很清楚,以拉斐尔的脾性,一定不会为这种事情怪罪他们!

    “你们做什么?!这可是公然妨碍公务和非法进攻!怎么?都想要尝尝我们圣赫利尔海港的牢饭不成?”这名军官一点不露胆怯,一把抽出自己身侧的长剑,身后的士兵们则纷纷拿着长枪对向海员们。

    “你们圣赫利尔海港的牢饭好吃吗?”一道年轻的声音从船舱之内传了出来,声音十分的慵懒和不屑。让船员们纷纷更具勇气,将乃兵之胆,拉斐尔的无所谓的态度让船员们十分受用!

    “好不好吃,你进去吃吃看不就知道了。”这名军官看到从后面走来的是一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以为又是哪位不识好歹的神殿人员。这些日子他可是抓了不少这种人,以为仗着神殿的名声能够让他们感到忌惮,但下场自然都已经呆在了圣赫利尔海港的监牢之中。

    虽然不清楚上头为什么要抓捕这些神殿人员,但他们也懒得理会。抓住一个神殿人员他们一个小队能够分到一百枚金索尔,这就足够了!他们最近的行为可是为了他们累积了一笔不少的金索尔了,等到在干个几票他们就打算回到乡下,看看能不能从哪个贵族的手中买下一块农田也当一个庄园主,过些天清闲的小日子!

    所以在听到有一艘印有神殿标记的船只时,这支留守的小队可是兴奋坏了。这一个人一百金索尔,一艘船少说也有个百八十人,抓上这么一船的人,他们就直接奔向小康了!

    “我实在懒得跟你动粗。既然你是按照帝国律法行事,那么我就跟你讲讲帝国律法。我,拉斐尔·亚伯拉罕,实权男爵,神授男爵。按照帝国律法,除非我作奸犯科,否则帝国士兵无权对我个人以及名下财产以强迫的手段进行收缴!”他实在是懒得跟这些士兵们在这儿打太极,这一船的货物对他来说也无足轻重,即便真的被这些士兵全都收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先前收买黑旗海贼团旗下的海贼,虽然花费了不少金索尔。但是对比本杰明所留下的那批金索尔,完全是无关轻重。为此拉斐尔还给杰克·肯威他们留下了一百万金索尔当做发展资金。所以说,这一船的货品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能算是零钱而已……

    不过自己手下被人打了,那就不同了。作为老大,在这种时候连一个屁都不敢放,那还当什么老大?

    实权男爵,证明拉斐尔手中拥有领地以及一切自主的权利。这种贵族即便是出自偏远小乡镇也远比那些虚衔贵族说话更有分量!神授男爵,这东西的分量就比实权男爵更加的尊贵,这需要由三个神殿提名,三位神祗同意才能够获得的一个身份!

    这玩意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了!也是拉斐尔在珀金港的所作所为让三基佬很是满意才得到了这个身份!拉斐尔的这个身份让他在面对更高阶贵族的时候无需行礼,相反那些家伙还要对拉斐尔屈身行礼唤上一声,“尊敬的神授男爵冕下!”

    而神殿方面,别的神殿不好说。三基佬的神殿成员在自己的面前也要谦逊有礼,不能有丝毫的逾越!不过因为是三基佬赋予的神授男爵,以三基佬的团结和威望,其他神殿的成员看在三基佬的面子上也不敢再自己的面前大放厥词!

    “哈哈,什么狗屁实权男爵。这种身份的人在圣赫利尔海港不知道有多少,一个乡下来的小贵族都敢在这儿叫嚣了吗?真以为我们圣赫利尔海港的军队是被人吓大的?”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又是几对身着深红色盔甲的士兵向着这儿赶来,为首的几人都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显然比身前的这个军官身份更高。

    “而且还什么神授男爵,你也就只能够唬一唬他们这些不明真相的家伙了。奥托雷帝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神授贵族了,还神授男爵,你说你是神授骑士我还觉得靠谱一些!”又是一声不屑的嘲笑声,这些人的年纪普遍年轻,脸上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样,看上去应该是一些镀金贵族。

    一个家族的人员众多,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有相应的爵位划分。所以那些有实力的贵族会让一些旁支或者无望成为继任者的人找一个镀金的地方,而军队往往是他们的首选。运气好活下来,有点功绩,上面的人就会为他们运转一番,通常也能够得到一个虚衔骑士的爵位。如果具有天赋和能力,家族可能还会分出更多的资源进行培养。

    这也就造成了整个贵族圈之中盘根错节,一个石头投下去随便砸到一个家伙,他的后面可能都会有一个如何了不得的家族。

    见到拉斐尔被这些家伙如此侮辱,船员们纷纷身子前倾,就等待拉斐尔一声令下跟这些家伙厮杀在一起了。拉斐尔给他们的福利待遇优渥,性格好,带人宽容,实力强,脑子好,有前途!这让这些船员早就想要在拉斐尔的面前表现一番了!

    如果能够长久的傍上这棵大树,他们的后半辈子还有什么需要愁的?尤其拉斐尔本身就是一名领主,跟着他混如果未来能够分得些许田地那就能够更好的娶妻生子,也不用再海上这般漂泊了!

    “是吗?”拉斐尔笑着,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件刺有金边的白色长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长袍的袖口位置印有三神各自的神徽,体内的圣洁之力见覅,其上光芒闪耀,一道莹莹白光在拉斐尔的周身浮现,显得神圣异常!

    “这……难道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真的是神授男爵?”这些二世祖有些迟疑了,抓捕一些不知名且没有神殿的圣职者他们还是有这个胆子的,要是公然抓捕一个神授男爵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神殿的人肯定会立马发疯的!那后果可不是他们所能够轻易承担的!

    “怎么?有胆子犬吠,没胆子动手了?!”拉斐尔说着,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语气冷冽的说着。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脾气,无法做到被人指着鼻子骂还笑脸相迎的!

    (感谢书友Kong森一百起点币打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