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宇宙欺人太甚,接二连三杀我族人,我们不能再忍了!”这个人气愤地说。

    “你有什么好建议?”天宗问。

    这个便头头是道的回答:“王,唯今之计,只有你亲自出马,手刃木星,踏平华夏宇宙,方可平息众愤,挽回我吞天族的颜面!”

    说话的这个人叫做天震,在吞天族中是一个长老。他跟天雄长老的职位同等,天雄长老以身殉职之后,天雄长老平时所管辖的事务便暂由天震长老代为打理。现在天震长老可谓位高权重,在吞天族中是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

    天震长老刚刚突破至圣尊,修为比天雄要厉害很多,便是跟天奇祭司相比,又稍逊一筹。

    只不过,天震长老的厉害之处,并不在于他的修为,而是他的名望。即使是吞天族的王者天宗,也要给天震几分面子。

    天宗沉着声音道:“天震长老的提议我同意。不过,有一件事情让我很在意。我感应到黑色盒子的封印已经破了。想必是天奇祭司在陨落前已经将黑色元素释放出来。问题是,释放的地点远离太阳系,附近甚至没有生命星体。黑色元素没有寄生在生命星体上的话,在宇宙虚空是不能存活太久的。”

    “这种元素极其珍贵,要是白白浪费了固然是可惜。更麻烦的是,天奇祭司是极有可能死在木星手上,要是黑色元素落在木星身上,为华夏宇宙的修士所用,后果更加不堪设想。这个问题,比起为天雄长老和天奇祭司报仇更加严重。”天宗道。

    听了王的分析,大殿上哑雀无声。

    黑色元素,自古以来是他们吞天族吞噬其他宇宙文明的最有利兵器。

    他们这一族虽然生命悠久,境界高得令神都仰望,灭一个星球犹如砸碎一块石头那么简单,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们的成长或者维持生命的需要消耗多得非常可怕的能量。

    普通的食物和天材地宝根本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

    吞噬一个星球的生灵,对他们来说,就像人类猎食一头野猪那样而已。

    也就是说,一个星球的生灵,也只够他们吃上一顿。

    只不过每个星体都是宇宙本源所保护。

    只有借用黑色元素令一个宇宙失去本源,所有生命星体便如同砧板上待宰的猎物,任由他们吞噬了。

    要是失去了黑色元素,或者黑色元素落入敌方手中,这对吞天族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这关系到吞天族的存亡兴衰和长远发展。

    天宗说到的问题,顿时令殿上所有的人表情凝重。

    天宗又发话了:“关于如何夺回黑色元素,你们有什么好提议?”

    天震长老坚定地说:“黑色元素乃我族至宝,是万万不可落放他族之手。我认为,应该设法先确定黑色元素的去向。要是黑色元素已经吞噬了华夏宇宙的本源,那固然是好,即使不等王出手,华夏宇宙也崩塌在即。要是黑色元素被华夏宇宙的人所指染,我们必须尽快抢夺回来。我愿意随王一起远征华夏宇宙,为维护吞天族的尊严和利益出力,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在场只有天宗有实力跟木星一战,天震长老不得不想尽办法劝说天宗出手。

    天震长老说得慷慨激昂的,让殿上的众臣听了产生共鸣,大家都齐声附和着呐喊:“王,我们也愿意随你一起出征!诛杀木星!踏平华夏!夺回黑色元素!吞天族无敌!”

    士气高持不下,人人充满斗志。

    天宗看到自己的族人如此一心对抗外敌,心里也挺自豪的。

    “很好!既然你们有如意愿,那就随我去走一趟!我们吞天族很久没有大规模地作战了,这一回要痛痛快快打一场。”天宗自信地笑道:“华夏宇宙虽然是一个文明落后的世界,那里生灵又普遍低级,但是华夏宇宙毕竟是最古老的宇宙之一,里面一定还有很多那些低等生灵无法认知的资源,比如青鱼玉佩的力量。这次我们远征,说不定会收获颇满。”

    提到华夏宇宙的宝物,吞天族人第一想到的便是那块能令人起死回生的青鱼玉佩。

    传说,青鱼玉佩的力量,能令任何死去的人起死回来,而且不管死去的人已经离开多久,灵魂是否尚存,是凡人或是神,也不受地域所限。

    只不过青鱼玉佩的数量非常少,而且青鱼玉佩有个特别,是它自己会选择主人。要是它不想认你,即使你得到它也没有用。

    天震接着道:“王说得没错!华夏宇宙那群蛮荒蝼蚁有什么资格占有那些资源?那里的东西,原本就属于我们的王。只可惜青鱼玉佩已经被云河那狐妖炼化,估计残余在他身上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就算我们将那狐妖捉回来,也没什么用途了。可惜了那块青鱼玉佩,真是暴殄天物。”

    天宗笑道:“青鱼玉佩愿意认那小狐狸为主,令他重生,不一定会臣服于我。如果它的力量已经与小狐狸融合,那我直接吞噬了那小狐狸即可,省了想办法降服青鱼玉佩这功夫。再说,以我的能力,只要逮到那小狐狸,将其抽丝剥茧,我也能洞察真机一二,这回生之术,说不定因此为我所用。再退一步,青鱼玉佩既然出自华夏宇宙,那么那位雕刻玉佩的雕刻师说不定也在华夏宇宙,只要我们能抓到这个雕刻师,不就随时都能让他给我们吞天族炼制大量的青鱼玉佩吗?如此一来,我们吞天族就能打破寿元的制约,真正永恒在站在众宇宙星域之上,成为掌控所有宇宙的第一族!”

    天宗所说的话,让群臣听了激动不已!

    其他吞天族人当中,境界最低的都已经达界王神。

    界王神,至少都有亿岁的寿元,要是成为圣者,寿元更是以百亿为单位。

    吞天族中的圣者也不在少数,虽然大部分都是圣君,或是对来任何宇宙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势力。正因为如此,吞天族才在众宇宙之间横行这么多年。

    只不过,力量越是大,掌控的东西越多,就让人变得越来越贪婪。

    百亿载,对于贪婪的吞天族来说仍不满足,他们追求的是永恒,摆脱生死法则的束缚,真正的永生不灭,成为众神之神。

    正当吞天族人在贪婪地幻想着无尽的生命与资源时,突然吞天星上空黑云密布,一阵阴风刮过大殿,可怕的唳气从四面八方涌现。

    这些唳气浓重得液化成雾状,蔓延至每一个角落,吞天族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吞天族果真是贪婪之辈,今天真是长见识了。在掠夺其他宇宙的生灵时,居然还能正气凛然地打着旗鼓呢!”

    一把阴沉的男人声音从远方如鬼魅般飘过来。

    殿上的吞天族人气愤了,纷纷怒吼:“大胆!此乃吞天族圣地,你是何方妖孽?竟敢擅自闯入还鬼鬼崇崇地说三道四!有种就立即现身,速速受死!”

    吞天族的人狂惯了,以他们的实力,欺榨其他宇宙的生灵向来都是手到擒来,所向披靡,而他们所居住的虚冥宇宙,更是所有宇宙畏惧的禁绝之地,这亿万年以来,又何曾有过来犯者?除了不识时务的木星接二连三斩了他们的使者之外,还有谁敢跟他们叫板?

    因此,当他们发现有侵入者之后,表现得异常的狂奋和气愤。

    他们都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纷纷破口大骂:

    “诛杀入侵者!诛杀入侵者!”

    人人变出法宝,开始散开神念地毯式搜寻着那声音的主人。

    只有他们的王,这个大殿之上,唯一达到圣祖之境的天宗仍一语不发,表情甚至有些沉重。

    并不是天宗是个仁慈的王,愿意宽宏大量地饶过擅闯大殿的不速之客,而是因为他在这个不速之客身上感应到一股达到圣祖之境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非常熟悉,几乎跟黑色元素一模一样!

    难道,是华夏宇宙的人得到了黑色元素,此刻先发制人的来吞天星报仇?

    很自然而然,天宗就想起了一个人。

    “阁下是不是华夏宇宙东方域主木星?既然来了,何得现身相见?何必藏头露尾,为人耻笑?”天宗用平静的声音道。

    “木星?他只不过也是一只短命的蝼蚁而已!哪能跟我相提并论。天宗啊,想不到你的眼界真是狭窄,想必是蜗居在吞天星这个弹丸之地太久,跟世界脱节了呢!”那个男人嚣张地嘲讽着。

    一股腾腾的黑雾涌至大殿正央,雾气之中渐渐凝实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

    他的眼瞳全被黑色占据,仿佛连眼珠都没有,脸上只有两个细长的黑漆漆的眼洞。

    他的皮肤苍白得几近灰黑色的,仿佛连血脉之中连一滴鲜血都没有,全都被黑色的唳气所填充。

    他的脸孔英俊非凡,只是太过于阴森,就连嘴角的笑容都带着让人不寒而悚的邪意。

    他一身劲装黑衣在黑雾之中咧咧地飘拂着,就像死神召唤的旗帜。

    黑色元素的气息,就是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个男人,已经跟黑色元素融为一体。

    “圣皇?怎会是你?”当看清这个男人的脸时,天宗失声道,放在扶椅上的双手不由得紧张地缩了一下。

    天宗认识圣皇,他们是多年合作的老友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