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沿着台阶走到盗洞入口时,张子安停下来检票,对精灵们悄悄使了个眼色,让它们先溜进去。

    “N bag!N aera!”

    看门人一边验票一边例行公事般说道。

    张子安今天本来就是轻装简行,出门时只拎了一瓶矿泉水,刚才在太阳下苦等时早就跟精灵们分喝了,所以不存在什么违禁品的嫌疑。至于照相机,现在都是手机拍照了,没几个人还随身携带又沉又麻烦的照相机。

    精灵们已经溜进去了,张子安回头看了看,身后再无他人,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也就是今天第300位入塔者。

    往里面走,头顶的巨石像乌云般压下来,其实离头还有一定的距离,但还是本能地低头猫腰。

    眼前一黑。

    外面强烈的阳光与甬道内的幽暗形成了鲜明反差。

    虽然不那么晒了,但想象中的阴凉没有到来,可能是巨石吸收了阳光的热量,令这里成了一个保温箱。

    虽然埃及引进了德国的通风设备装进金字塔里,但空气依然很憋闷。

    这是一条盗洞,又黑又窄,光线模糊不清,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

    精灵们在这里等着他。

    “怪不得星海不想进来,这里实在是不舒服。”飞玛斯低声抱怨道。

    如果人觉得憋闷,猫狗这些个头较矮的动物就更觉得憋闷了。

    理查德很庆幸地站在张子安肩膀上,尽管它夜盲的眼睛令它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但总比当做**空气探测器要好。

    “嘘!禁声!”

    老茶耳聪目明,警惕性又高,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来了。甬道这么狭窄,任何细小的声音都会被放大,如果让人听到甬道里有狗叫声就不好了。

    前方黑影一晃,张子安还没看清对方的样子,身体就被重重地撞了一下,撞得他一个趔趄,后退了一两步。

    “Srry!”

    一个金发的白人女游客面露不安,揉着撞疼的肩膀低声道歉,另一只手扶着洞壁,脚下一步没停,匆匆从张子安身边穿过,精灵们闪到一边让开路。

    怎么回事?

    光线不好还要走这么快?不怕撞到人或者摔一跌么?

    张子安纳闷地盯着她的背影,见她像是小跑一样快步走出洞口,直到沐浴在强烈的阳光下才如释重负地停下来,粗重地喘着气。

    他从她的服饰上认出她来,她是之前不久刚进入金字塔内的。

    “喵了个咪的!搞什么鬼?”弗拉基米尔很无语,因为它刚才左躲右闪,可她依然差点踩到它,因为她的步伐凌乱,根本无从判断她的行走路线。

    “嘎!这女人是水喝多了尿急么?”理查德喃喃说道,“实在急的话可以就地解决啊……”

    张子安侧头瞪了它一眼,意思是你要敢就地解决我就把你活祭在这里。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旅游时不宜喝太多的水,以免临时找不到厕所,而且今天这么热,一刻不停地喝水都不一定能弥补汗液的损失。

    与其说是尿急,倒不如说她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令她紧张不安的事,以致于提前离开金字塔。

    精灵们也觉得有古怪,不过这种连包都不能带进来的热门旅游景点能出什么事呢?

    张子安不由地想起之前一直在担心的恐怖袭击以及金字塔的诅咒,但情况似乎又没有那么严重。

    如果有恐怖袭击也只会发生在闹市区,针对金字塔的恐怖袭击有毛用啊?几十磅塑胶炸药扔进来都不一定能奈何得了这些万吨巨石。

    至于虚无缥缈的诅咒,无论张子安还是精灵们都不信。

    “吱吱。”

    π似乎也受到了紧张情绪的感染,揪住张子安衣角的爪子捏得更紧了。它不像猫狗那样拥有良好的黑暗视觉,面对黑皴皴的甬道打起了退堂鼓,也想退出去跟星海留在外面。

    “别担心,前面有灯照明。”张子安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安慰道。

    飞玛斯说道:“我觉得,刚才那女的可能也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她坚持往里面走了一段,但是幽闭恐惧症发作,令她不得不半途而退。”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认可,毕竟甬道又黑又窄,就算正常人都会觉得压抑,感觉头顶的万钧巨石随时可能压下来。如果是患有幽闭恐惧症等心理疾病的人进来,恐慌情绪肯定会更严重。

    π点点头,稍微安心了些。

    盗墓贼挖开的小径很快走到尽头,与金字塔内原本就存在的通道连接在一起。

    这里有埃及政府为了方便游客进入而安装的照明设备以及木制栈道,尚算充足的光线把周围的事物全都照亮。

    这是一条20至30度倾角的上坡路,通道两侧以巨大的花岗岩条石砌成,这些条石完整而坚固,比金字塔外面那些风化破裂的巨石还要大。

    正如传言的那样,花岗岩条石的堆砌技术精湛得令人难以置信,两块条石之间缝隙几乎连针都插不进去。

    古埃及人制造金字塔的谜团之一,就是这些巨大的花岗岩条石是如何从0英里外的阿斯旺运来的,以及如何切割得这么整齐?刀切豆腐也不如此了。

    科学家们经过研究,给出了解释,不过仍然无法令所有人信服。

    通道的顶壁有二十来米高,非常宏伟,大概这就是法老给自己灵魂预留的升天通道。

    两侧的花岗岩条石固然完整,不过凑近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不少条石的表面被刻上了纤细的字迹——当然不是法老留下的诅咒,而是用各种语言刻上的“某某到此一游”。..

    菲娜看到这些无良游客留下的字迹,顿时拉长了脸,因为这无异于是对法老的亵渎。

    张子安看得也是暗暗摇头,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墓,在墓里刻上自己的名字难道是一件好事?

    这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谁敢说神灵真的不存在?万一哪天法老复活,看到这些涂鸦真要气得原地爆炸,非要把这些名字的主人一个个全揪出来不可。

    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只遇到刚才那一位女士往外走,其他还没出来的人在哪?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